法寶網整理
廣欽老和尚開示錄
一代大德上廣下欽老和尚
道證法師開示

 
一代大德上廣下欽老和尚,大家讚譽他是「佛教界的國寶」,他老人家九十五歲往生前兩天所拍的照片,目光依然炯炯有神!在老和尚九十二歲那年,末學曾經有機緣 跟著他老人家爬山,老和尚走在前面,步履矯捷,末學跟在後面相當吃力!當時承天禪寺還在建築中,有一段路障礙物很多,末學走得差點絆倒,老和尚回過頭來 說:「要走好哦!」聲音雖沙啞卻懇切有力,眼神嚴肅而無限慈悲,末學非常慚愧,至今人生道路上屢經磋跌,深覺「走好」之不易,頭破血流之際,回思此雙關之 語,忽然淚下。

有人想像他是非常玄異的,就要去「探查探查」,在旁聽了半天,怎的老是說「念佛!」「不要吃肉!」就想;「這我也會說啊,何必來問這老和尚」,不錯,話人人 會說,但問題是我們沒有像他老人家下過那樣的苦行真功夫,也沒有感人的德行,就是熱心去人家中苦勸,人家尚嫌囉唆,而他老人家降伏了自己,在念佛用功上, 下了非常深的功夫,自自然然感動千千萬萬的眾生,他年輕時在深山洞中打坐修行,帶去的食物吃完了,就只藉著樹籽山薯維生,三件衣服補得只成一件,近六十年 長坐不臥,對物質方面需求極低。

在大陸承天寺叢林中,他的師公上轉下塵老和尚教導他: 「吃人家不要吃的,穿人家不要穿的,做人家不要做的,以後你就知道!」並只要他苦行念佛,他老老實實地實踐了這些教訓,在心地上下功夫,終於成為一位極不 平凡的人,許多人一見到他老人家便忍不住感極而泣。

他的開示經常只是一兩句最要緊話,我們果真信得過,絕不虛度此生;就像前面說;「念佛!不要吃肉!」我們果真念念都在念佛,讓佛大覺光明智慧慈悲隨時充滿心 中,豈不是隨時吉祥?不再有人我是非的痛苦;不再受貪瞋癡的燒灼。果真放淡口腹之慾,照老人家所教「不要吃肉」,慢慢會體驗到「本是同根生」的滋味,會體 驗到慈悲的喜悅,當生天天心情坦蕩;再深信切願求生西方,臨終必蒙佛接引,解決生生世世的生死大痛!

老和尚兩句話便明白指示出一生成佛光明的大道。老實的 人信受奉行就得大利益,不老實的人便喜歡談玄說妙,弄些稀奇古怪,誇張一些神通,而忽略了他度人於了生脫死最要緊的教導。

 
他 十年前就已告訴弟子們說:『將來我走的時候要現病相而走,而且你們三人都送我不到「台語」』,這三位弟子都認為不可能,因為三人中總留一人在老和尚身邊, 怎麼可能會發生「送不到」的情形呢?而果然不錯,那一天因為特殊因緣,這三位弟子湊巧同時離開一下,他就真的走了,走前一再勉勵大家:『這個娑婆婆世界很 苦啊,大家趕快念佛,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!』然後,最後開示了一句;『無來無去,無代誌!』就安詳念佛往生了,多麼瀟灑!相形之下,我們是「來來去去, 全事情!」沒有一天沒有雜事掛心頭,台語「事情」—「歹事」,含有不太吉祥的意昧,真的「不是閒人閒不得,閒人不是等閒人」,我們心中真能沒有「歹事」, 真的悠閒,還得有相當功夫呢! 

老和尚在往生前約一星期開始,每天晝夜都自己猛力出聲地念佛,那種「使盡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」的念法,非常人可及,大眾輪班跟他大聲念,尚且聲嘶胸痛 氣力難支,何況他九十五歲的高齡!一般人臨終呼吸尚且無力,一切不能自主,他卻如健將突出五濁的重圍,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體力難以支持,故建議老和尚 說:「師父,我們念,你聽就好!」老和尚瞪大了眼,斬釘截娥說:「各人念各人的!各人生死各人了!」說罷又大聲懇切地自己念佛,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,他忽 然演出了一幕極其餘韻深遠的戲,末學思之,深仍足以提供大家作為警惕:那天,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專念阿彌陀佛的作風,突然很緊急命大眾為他誦『大藏 經』,大藏經浩如煙海,真不知從何誦起,於是請問老和尚要誦那一部。老和尚答;『總誦』「台語」。 

大眾就趕緊請出一人部一大部的藏經,搬得氣呼喘喘,看他老人家一副決定要往生的樣子,心中又急又難過,更不知從何誦起,老和尚就說:「看你會什麼經,通通 誦!」於是大眾便一部部誦起,心經、金剛經、藥師經、地藏經……。在這緊要生死關頭,才發現連僅僅二百多字的心經都幾乎要誦不順口,可說是口誦心焦。

當這 大眾搬大藏經一部部誦時,老和尚只幽默一笑,逕自念『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阿彌陀佛!南無阿彌陀佛!』一點也沒受周圍誦經聲的影響。末學感覺老和尚這一笑, 真是當頭的一棒!請問這幕突來的演出中,誰真把大藏經『總誦』了?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,又念念懇切有力的『南無阿彌陀佛』,真正『總誦』了大藏經!
 
我 們切莫疑惑老和尚怎麼臨時改變了題目?他老人家是非常善長用反面手法發人深省,令人親自體驗個中滋味,而產生刻骨銘心的效果,畢竟修行是『行』出來的,不 是說聽了事:在醫學院紙上談兵跟看血淋淋的病人,顯然大不相同!大家也許會發現老和尚這番演出,和雪公老恩師的「萬法精華六字包」有異曲同工之妙,一般人 臨終苦不堪言,只『阿彌陀佛』四字都念不出來,何況誦經,何況誦大藏經!

我們還是敬遵『老實念佛、莫換題目』的教導,免得好似練了十八般的武藝,到苦時不 知用那一招,天天換題目,彷彿很有學問,又彷彿和很多佛菩薩都有交情,臨終時卻心亂如麻,不如念那一尊好。其實阿彌陀經中說:六方佛都出廣長舌相,讚歎阿 彌陀佛,勸眾生信受念佛,求生西方。就顯示了我們念阿彌陀佛,所有的佛菩薩都歡喜,就是『總誦』!
 
老和尚往生前雨天親自打木魚教弟子念佛,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蘊,他老人家把許多佛菩薩名字前面都加了『南無西方極樂世界』的字眼,此如『南無西方極樂世界 文殊師利菩薩,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普賢菩薩,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薩……』末學體會—老和向為我們點出:這些偉大的菩薩都在西方可以會見,只要像他專念阿 彌陀佛求生西方,便可與各位菩薩把臂而行!

末學會和一位醫師上山請教他老人家,這位醫師請問『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氣脈』,老和尚回答:『不必打氣脈,一心念佛證念佛三昧,所有氣脈自然全部打通!』這是 自在的過來人給我們的忠告,聰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,免得臨終後悔莫及,及早準備資糧,像老和尚老早就說;『我已經買好車票,是對號的!』學長們的票 是否已經買好了呢?是對號的?還是自願無座?還是不想上車呢?

還是早些準備好,以免像末學在他老人家往生之後,上山去念佛,念了幾小時,眼淚直流,念不出 一句好佛來供養他老人家,頭低垂著不敢抬起,因為沒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誨和咐囑,慚愧和懺悔都痛苦,但願學長們早日買到對號頭等車廂的票—上品上生的金臺!